当前位置: www.9778.com > 主题教育 > 正文

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道德哲学思考 编辑:欧阳辉纯   www.9778.com:2020-04-07 18:02   阅读次数:[]

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,引起了全人类的高度关注和警惕。作为哲学伦理学工编辑,大家可以从道德哲学的角度反思这场肆虐人类的疫情,并加以理性分析和科学应对。

人类和自然共享一个地球,人类本应有道德责任和义务保护自然环境,顾惜野生动物和植物,但人类为了经济的快速增长和自我贪欲的满足,不断去破坏大自然的生态平衡。一些人认为,人类凭借科学理性可以穷尽宇宙的一切奥妙,这种信念是“培根—笛卡尔式”的理想,即科学就是对所有的自然和社会现象作“终极说明”,并且自信地认为,万物的一切应该臣服于人类的利益,服务于人类的需求。大自然是供人类不断开发和利用的资源库,或者是任凭人类任意打扮和雕琢的无生命的客体。但这种盲目自信,在自然的地震、海啸、飓风、传染性病毒等面前,会瞬间黯然失色。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,工业化进程创造了前所未有的物质财富,也产生了难以弥补的生态创伤。杀鸡取卵、竭泽而渔的发展方式走到了尽头。

从道德境界的角度来看,这种道德观念,实质是一种“天人二分”的思维模式:把人当作自然界的唯一主体,其他动物、植物、微生物等,只是具有低级生命体征或无生命体征的客体。实际上,人类来自大自然,人类也是大自然的一部分。在大自然面前,任何民族、族群、人种都应当敬重自然、爱护自然。人类是自然生物链上最高级的物种。但人类不能为了自我欲望的满足,不遵守大自然生物链的平衡原则,肆无忌惮地去破坏大自然。人类应该利用自己的智慧和能力去保护自然界的一切,与大自然和谐共处。这是自然的道德要求,是环境正义的原则要求,也是人类应尽的责任和义务。

从人与自然的关系来看,这种以人类为事物的中心的学说被称作人类中心主义,也称人类中心论,这一学说认为人不仅是自然的中心,也是自然界一切事物的目的,自然界一切事物的价值都应当按照人类的价值观去说明。人类中心主义曾经在历史上起到过积极作用,其主张解放人性,追求人的自由、平等与价值,帮助人们摆脱中世纪神学统治,将人从天国拉回人间。但是,随着西方近代工业文明的不断发展,人们为了追求更好更舒适的生活,为了经济的发展,在自我贪婪的欲望中,肆无忌惮地去破坏原本整体和谐的大自然。1992年世界众多科学家联名发表《世界科学家对人类的警告》指出:“人类和自然正走上一条相互抵触的道路。”这种“人类—自然”两元分离的思维模式,一直盘旋在现代一些人的道德记忆中。

如果说人类中心主义具有致命的自负流弊,那么,非人类中心主义是否就具有道德上的正义?非人类中心主义是应对人类中心主义而产生的一种学说。这一学说认为大自然自身具有内在的价值,人类应该赋予大自然应有的伦理地位和道德权利,人类应当把道德共同体,从人与人的范围,拓展到大自然和整个生态系统;认为人们应当在伦理上进行一次彻底的“伦理革命”或“道德革命”,让自然的一切存在物享受道德主体的地位和道德资格,从而跳出人类中心主义的窠臼。但是,非人类中心主义和人类中心主义一样,只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外一个极端。因为,倘若将大自然的一切存在物都纳入道德共同体范围,那么人们就连踩死一只蚂蚁,拍死一只苍蝇,甚至是杀死自己豢养的一头猪,都应该承担道德责任。人们在大自然面前,将失去主体性和能动性,面临较大的危险。

恩格斯在回顾18、19世纪的科学发现之后,曾经这样说:“新的自然观就其基本点来说已经完备:一切僵硬的东西溶解了,一切固定的东西消散了,一切被当作永恒存在的特殊东西变成了转瞬即逝的东西,整个自然界被证明是在永恒的流动和循环中运动着。”“于是大家又回到了希腊哲学的伟大创立者的观点:整个自然界,从最小的东西到最大的东西,从沙粒到太阳,从原生生物到人,都处于永恒的产生和消失中,处于不断的流动中,处于不息的运动和变化中。”恩格斯基于辩证唯物主义的立场,对流动的处于永恒变化的自然做了正确的解答。因此,大家既不要痴迷于人类中心主义,也不要沉溺于非人类中心主义,而是要坚持辩证的有机的自然观。同时,对科学技术的发展,大家应该在科技伦理和道德原则的框架内进行,而不是凭借人类的无节制的所谓自由意志,以“去道德化”的立场为所欲为。

人类在向大自然索取物资与资源的时候,应当敬重自然,服从自然和社会的环境正义法则。这是人类智慧的一种体现。

总之,人与自然的关系是人类社会最基本的关系。历史教训表明,在整个发展过程中,不能只讲索取不讲投入,不能只讲发展不讲保护,不能只讲利用不讲修复。人类只有遵循自然规律才能有效防止在开发利用自然上走弯路,人类对大自然的伤害最终会伤及人类自身,这是无法抗拒的规律。马克思主义认为,人靠自然界生活。人类在同自然的互动中生产、生活、发展。中华文明强调要把天地人统一起来,按照大自然规律活动,取之有时,用之有度。习大大总书记指出:“自然是生命之母,人与自然是生命共同体,人类必须敬畏自然、敬重自然、顺应自然、保护自然。”保护自然就是保护人类,建设生态文明就是造福人类。

(编辑:欧阳辉纯,系贵州师范大学教授)